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赵师傅其人  

2010-04-25 16:53:03|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师傅其人

上一次去看赵师傅已经是10年以前的事了。那次去看他时,我算是队上领导,坐着桑塔纳2000,有劳动人事科长陪同,因此有点公私兼顾的意思。我们只知道他留下的家庭地址,一边走一边打听,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却花了三个小时。刚进村子口时,和一个冒冒失失的骑摩托车的小伙子蹭上了,车门被摩托车撞得变了形。有人进村喊赵师傅,他急急忙忙从家里赶过来,但任凭好说歹说,人家肇事人也不买他的帐,最后讹了我们几百元钱才了事。

 这些年我人在外地,便是回陕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也就没有再去看过赵师傅,后来也失去了和他的联系。如今算起来却有10年过去了。前天我计划再去看师傅时,连他的电话也没有,一问周围人也谁都不知道。幸亏陪同我去的小蒋的老家和赵师傅的村子相距只有几里地,他倒是轻车熟路。说来巧的很,小蒋借了一辆车,这车还是十年前那辆桑塔纳,如今档次谈不上了,但性能还好着呢。我们从西安出发,只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赵师傅的村子柴寨村。当我们在离他家门口还有几十米远下车、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没有一点迟疑,直喊出我的名字,倒是我看到已经满头眼白头发的他时却迟疑起来,要不是他喊叫我,我还不敢相认。紧接着就是他拉着我的手一直到家,看来他因为意外很是激动,我也感觉得到那份激动,因为以前他从没有这样子拉过我的手的。

赵师傅今年已经是古稀之年了。虽说言行之间还有当年的影子,但是,由于上了年纪,加上身患高血压、冠心病,差不多已显老眼昏花的迟暮。坐在我对面的他,成了地道的乡下百姓。和赵师傅聊天也很单调,多是近二十年前的队上的故人故事。从拉话中知道,他除了每月去邮局领取固定的退休金外,几乎和外面没有什么联系。家里既没有电话,也没有买手机,这样就和外界处于隔离开了。队上的联系电话号码就是管工资人的电话,也几乎没有用过。他和老伴还住在四面进风低矮老房子里,和周围邻里的新房比起来十分刺眼。看看家里,出了几件农具外,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什。说起来难以置信,这里距离都市西安咫尺之遥,也不过一个多小时车程,但是他退休后几乎没有到过西安。

赵师傅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大学毕业后,他几十年一直在地质队干野外,直到退休卷着铺盖回家。他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不幸男孩子在他退休前就故去,他尝到了老来丧子之痛,女儿成家后嫁在本村,家就在几十米开外。如今两个外孙、外孙女都在外地上职校。他和老伴相守相依,自己单过着。 

赵师傅这个人不善与别人交流,几十年交往圈子也不大。我参加工作后,和他在一起同事过七八年,他一直都在野外。在同事的眼里,他业务上没什么突出建树,更谈不上多么惊天动地,干到退休也没当过什么头头脑脑,甚至没干过诸如项目负责这一类的官。后来我算是他的徒弟,但是却好像他没有领导过我,也不曾给我教过多少专业知识或人生经验什么的,倒是我有时指手画脚、经常给他布置工作。那时的我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但他却从不见抱怨过我,而且常常把我推到前台,自己总是做着没名没份的琐碎基础工作,但对有些年轻人出格的言行却不顾人家情面直接抨击,也不管与自己是否有关或人家对他有啥看法。他对自己的工作任务,无论多大多小,多苦多累,是否有利可图,他都认认真真,毫不马虎,当然也免不了一边嘟囔生气,一边还是卖劲得干。在野外生活十分单调,很多人说他有些怪脾气,就是见不得邋遢人,总是把自己的窑洞、床铺收拾的干干净净,这当然不能算是“怪”了。我以为他最大的爱好就是下象棋。他的象棋水平比我高,但我本来就是个臭棋篓子,赢得了我也说明不了他怎么高到哪里去,何况我偶尔也能赢他一两盘。他另外一个爱好就是秦腔戏,什么周仁回府、三滴血、白逼宫、下河东、庵堂认母、斩单童、辕门斩子、三堂会审闲等等,他听得如醉如痴、吼的韵味十足像模像样,但从来没有上过场面人面前露一手,不过纯粹为了消遣而已。赵师傅这个人好像也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但也从不与谁争长论短、是是非非。常听说,他的大学同学谁谁谁,都是业界内顶大的人物,那时单位领导还想利用他的这层关系帮单位拉拉关系,但是看看他连自己的任何事都没有找过这些人物级同学,甚至从没见他提说过这些人,看来也指望不上也就资源浪费了。他就是这么个人,不会拉大旗作虎皮。要是放到现在,稍微动一点关系,他的人生轨迹和现在比肯定会是天壤之别。

他大概是1992年退休的吧。退休时候,地质队日子很难过。我记得没有举行过送行仪式什么的。我也没有想到给他送行,只是帮他把行李装到车上就完了。多年后,时来运转,地质队生意又火起来了。业务多得人手不够用,就只好打起了他们这帮六七十岁的老工程师的主意。他也被叫回去干活。但是没干几天,他却不干回家了。这次我见到他,问他为什么不干了?他说实在看不下去现在有些人干工作的作风,敷衍了事、甚至弄虚作假,为了赚钱一点良心也没有。我一听就明白了,可如今世风如此,江河日下,你老师傅何必穷讲究、认死理呢?你只管好自己的事,人家给你发工资,你挣点辛苦钱、补贴一下生活不就得了吗?

估计在同事印象里,赵师傅恐怕是无足轻重的人。事实上,自打他退休后这多年,很少听人提起过赵师傅这个人,因为他实在太平凡了,相信队上很多人不知道他。尽管这样,想到他对我的宽容和不经意间的帮助,想到他的勤勤恳恳,他的本分实在,他的与人为善,他的乐观无欲,他的率性质朴,都使我感动。这些年,我都忘不了这么个普通的人。人生贵极是王侯,世事纷纭皆名利,无论我们曾经如何轰轰烈烈、忙忙碌碌,功名利禄滚滚红尘终究都会随着岁月烟消云散。赵师傅明显老了,明天我们每个人也都会变老的。普普通通、平平安安才是生活的真实。我想对赵师傅道一声:好人平安,师傅保重!(况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