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远东日记之十三:小木屋  

2011-10-07 17:2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国人的待客之道,俄罗斯人做事好像很是呆板。考察组这次来小镇,说好住房是免费的(因为这里有的是空房子)但吃饭一定要自己掏腰包。这在中国恐怕太有点说不过去,外宾漂洋过海万里迢迢来到你这天涯海角,最起码该是接个风洗个尘吧?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前天我们第一次到矿上和负责接待我们的副矿长兼总工程师见面后,主人连一句都不提我们是否吃过饭,径直询问我们下面工作如何开展?还是孟总不得已才提出,我们还空着肚子哪,是否先吃点饭在开始谈下面的工作?于是,我们被带到矿上职工食堂,才解决了肚子问题。下班的时候,有人通知说,今晚矿上总工程师等几位领导和我们共进晚餐。我想,原来俄罗斯人也不是这么不近人情的,只是晚上才为考察组接风洗尘。那天晚餐是在职工食堂的小包厢进行的。几个在家的矿领导和相关人员都出席了。除了主人酒席上的伏特加外,我们还带来了牛栏山二锅头。宾主分坐两侧,频频举杯互致美意。席间趁着酒酣耳热之际,孟总代表考察组向主人赠送了几幅国画算是礼物。大家又把第三瓶二锅头消灭掉,才摇摇晃晃离席散去。

今天是礼拜天。一大早小沈就说,今天总工程师要请我们到海边去,感受下当地人的休闲生活——这当然是主人招待客人啦。我问小沈,这几位老兄前天不是已经给我们接了风了吗?岂料小沈说,前天是我们邀请矿上的几位领导和我们共进晚餐,不是人家请我们的。今天才是人家安排的招待我们的活动。我一听哭笑不得。

还是昨天下井坐的那辆罐车。今天才看清,驾驶员是位50岁上下的老师傅。身上穿件俄军制服,看上去有点滑稽。总工程师、总地质师、副矿长和阿杜共四个人陪同我们一起去海边。

从驻地眺望不远处,就可看见那片巨大的水域,和大海通过一条游丝般的河流相连,形成一个几近封闭的陆湖。虽然看起来不远,实际车走起来也有点时间。我们沿湖岸走过,看见满地的草甸和一望无际的灌木野草,好像从来没有人来骚扰过似的。野花满地,红色的、玫瑰色的、黄色的。。。。五彩斑斓的颜色装点着晚秋的一汪碧波。沿湖岸一字撒开的小木屋,纯朴而有野趣。主人说,镇上的人每家每户几乎都在岸上有自己的小木屋,相当于郊外别墅。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有自己的生活情趣。早些时候,矿上效益好。矿上常组织些活动,打球跳舞,这些年活动少多了,一到礼拜天,最常见的活动就是来小木屋度假。人们带着自己的家人来到“别墅”休憩,一边垂钓一边烧烤,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和大自然零距离的亲密接触,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有的干脆一连住上三两天不回镇上去了。

车子不一会儿就停在一栋小木屋前面。大家下了车,立即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左边是宁静而清澈的湖水右边是花海草原。清爽的空气让我有醉氧的感觉。再看这座小木屋和周围的没啥大的不同,一点也不起眼。屋面和外墙是用油毡包裹起来的,结结实实的用木条钉着。大约有5、60平方的面积大小。主人招呼大家进屋。走进屋内,是木条拼接在一起组成的墙体。靠近大门走道一侧有一堵砖墙,一摸滚烫,这是小火炉炉膛。炉火已经烧旺,烘托得室内暖融融的。靠湖方向开着一扇玻璃窗子,从窗口一眼就可以望见近在咫尺的湖水,恰如一幅天然的油画。令人心旷神怡,赏心悦目。

木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下酒菜。主人说,这些东西全是原生态的绿色食物:西红柿、芹菜是自己大棚地里种的,鸡蛋是自己家鸡下的,凉肉片是本地猪身上的,一盒小鱼罐头和鱼子酱是阿杜女朋友亲手做的。用一次性塑料杯喝酒是为了碰杯时不发出响声。大家围着桌子,摆开阵势很快就进入状态。三杯酒下肚,男人的本性尽显无遗。就连平时看起来不怎么说话的总地质师也讲起来幽默的荤段子,令人捧腹大笑。当地的风土人情逸闻趣事听起来引人入胜。欢声笑语一浪接一浪,人人带上醉意,主人提议大家到湖边走走再回来接着喝。

走出屋外,但见晚秋的湖岸上金黄玫瑰色的野花和杂草灌丛织出一幅色彩斑斓的美丽图画。夕阳西下,余辉散落在湖面和原野上,大家三三两两走进水岸,欣赏秋水长天一色的壮丽景象,抓住这难得的瞬间纷纷合影。碧波荡漾,自然使人想起孩提时最好玩的击石戏水,检上一块石片儿,贴着水面扔出去,石片就会借助水平初动力擦过水面向远方跳跃,激起一串长长地省略号。玩得好的,那扔出去的省略号又多又飘又远,煞是好看。大家正玩着带劲儿,却见不远处水面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家伙向这边游来。主人说,这是水獭。真希望这东西游过来让我们近距离亲热一下,不料这东西可能发现岸上有敌情,却一头扎入水中,后来干脆就不见了。我想试试下水,刚一下脚就缩了回来,果然水渗得慌。主人说,这算不了什么,到了冬天,湖面结冰,人们照样砸开一米多厚的冰盖钓鱼,趣味自然不同。

 回到小木屋接着喝酒。大家趁着兴致酒量更大了。不过伏特加酒精度只有40度,对于喝惯了烈性酒的中国人民来说是不在乎的。主人却有点高了。带着酒劲,激动之处,总工程师说:这远东虽远,天高地迥,冰天雪地,可哪里黄土不埋人呢?我们已经习惯这里了。人啊,到哪里都是一习惯,一个地方你住上三年后你就不会想走了。只要有工作有女人有家,就可以住下来。这里有的是别的地方没有的乐趣……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酒菜也基本消灭殆尽,客人辞谢主人正要起身,却见桌头那边一好汉拍案而起大吼一声:再来一杯,看时竟是驾驶员老兄。老板提示,满桌的人还要靠你开车送回呢。老师傅嗓门却更高了,说:不加足燃料怎么回去呢?说完满座哄堂大笑,加给他一杯,让他一饮而方才罢休。

曲终人散,我们依依不舍告别小木屋,带走了这次难忘的湖岸记忆。我们体会到了真诚的俄罗斯人待客之道,也感受到了白令戈人对生活的热爱和他们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动人故事。

(2011年9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